《精忠報國》(又名《岳飛》(話劇)

發布:川歌  更新時間:2020-11-24 11:23:54  標簽: 話劇
精忠報國(話劇)

序詩
有一個人我永難忘懷,
他生于數百年前,勇武絕倫,
是一個蓋世的英雄,永垂不朽。
他與我一樣同是漢人的后代,
在我們的血管里同樣流著
精忠報國的血液,象是長江黃河里
所流涌的激蕩的河水,源遠流長,
一直流在我們共同的后代的血管里。
他是一個真正的英雄,而我是一個
向人們講述英雄故事的詩人。
我要人們記住我所吟詠的英雄,
而不僅僅是我詩人深情的吟詠。
劇中主要人物:

岳飛:宋朝元帥;
岳云:宋朝將軍,岳飛之子;
張憲:宋朝將軍,岳飛之婿;
牛皋:宋朝將軍;
宗澤:宋朝元帥;
楊再興:宋朝將軍;
岳母:岳飛之母;
傷兵:宋朝軍士;

宋徽宗:宋朝皇帝;
宋欽宗:宋朝皇帝,徽宗之子;

宋高宗:宋朝皇帝;
秦檜:宋朝丞相。
王氏:秦檜妻;

兀術:金國元帥;
哈迷:金國軍師;


第一幕:岳母刺字

第一場:金兵入寇
舞臺字幕:公元1126年金王朝大舉興兵入侵宋朝,金兵勢如洪水涌來,宋兵潰散,京城將破。
(難民甲等上,有人跌倒。)
難民甲:快跑呵,快跑呵,再不跑可一定就沒命哪!那些該死的金兵金將多么兇狠,他們一路殺來,毫不留情。凡是在他們眼前的、手下的大都被他們的刀劍奪去了牲命,有肚腹被捅穿了的,有為巨大的鐵錘砸壞了裝滿了思想與欲念的腦袋的。那些僥幸逃過死神的黑手抓捕的人們卻又大都失去了他們的健康。他們要么是手臂斷折,就象在大風的利斧的砍砸下斷了的樹枝一樣;他們要么就是被鋒利的槍矛戮瞎了眼睛,以致使他們再也不能用他們的眼睛幫助他們過愉快的生活。呵呀,我也不再一一向你們說了,免得因為說話而耽誤了我的趕路,哎喲,這那里是什么趕路?世界上無論哪一種性質勿忙的趕路也沒有我眼前這么地心急呵。我走了,走了。再見,再見,如果我沒有被已經燃起的戰火燒死的話。(下)
(傷兵拄著拐杖上)
傷兵:我們的隊伍簡直是不堪一擊,有的甚至還未受打擊就望風而逃。我們懦弱無能的皇上組織不起強大的軍隊與來犯的敵人作戰,就只好任憑著敵人長驅直入,直搗我們的心臟。眼看著京城就要被敵人攻破了,城里的人們已經在紛紛外逃,象是一群為棍打捧揍的雞鴨。他們攜老帶幼,結伙逃亡,一付再狼狽不過的樣子。唉,我可不是在這里嘲笑他們,戰爭之中的平民總是無辜與可憐的,我們不應該去嘲笑他們。(坐下,面對觀眾)
朋友們,我可不是逃兵,我是另一種兵(指指自已的傷腿),是傷兵。我曾是一個十分勇敢的戰士,我這可不是吹牛。就在幾天之前,金兵來時,我與我的幾個平時要好的伙伴一起拚死向前,痛擊敵人。雖然,我們的隊伍沒多少戰斗力,我們的一些士兵還是很勇敢的。我手持長槍,吶喊著沖向同樣是向著我們吶喊著沖來的敵方的士兵。我們撞在了一起。看起來是我的力量大些,而且我的長槍也比那個倒霉的敵人刺得準些,總之,是他倒在了我的槍下,而不是相反。我就這樣殺死了好幾個敵人,可是,正在我為我取得的勝利而大大高興的時候,敵人蜂擁而至,他們的騎兵到了。他們騎在高高的善于奔跑跳躍的那種動物身上向我們兇狠地劈殺。我們實在是感到無能為力,我們還未能使上勁兒就中了敵人的刀槍。我清楚地記得那個一臉大胡子的敵將將一桿很粗的長矛刺入了我的大腿之中,我當時驚駭得甚至忘記了疼痛。我以為我一定是要死了,我已經碰著了死神的飄飄灑灑的大胡子了。總之,我是昏了過去。當我醒來的時候,我知道原來我還沒有死,而且讓人高興的是敵人已經走了。于是我包扎好我的傷口,一步一步走到了這里。我該往哪里走呢?我這樣子是不能再去廝殺的了,除非我盡快地治好我的槍傷。但愿我能盡快地治愈槍傷,再重新走向戰場。我更愿我們能有一個英明尚武的皇帝和一群神勇智慧的將領帶領我們把仗打好,作為士兵,我可不比任何英勇的士兵差呢。我們吃敗仗可不是因為我們的原因。(下)
(眾金兵簇擁著金國元帥兀術上)
兀術:我是大金國太祖皇帝完顏文的四太子,在現今太宗皇帝麾下任元帥之職。我大金國自我太祖皇帝起兵抗遼以來,屢獲勝績,終于在天會三年二月,擒獲遼朝天祚帝,滅了我國的死敵大遼。我大金國的國勢日益強盛,象一個強悍的巨人令我們的對手望而生畏。現在,我大金又起大軍,向宋朝發起致命的攻擊。我們深知宋朝的皇帝懦弱無能,宋朝的官員腐敗墮落,毫無斗志。于是,我們在滅遼之后,隨即向宋朝發起攻擊。我們一路南來,我二路大軍勢如破竹,攻城略地,頗多收獲。自去年十月以來,我們先后二次圍攻宋朝的京城。第一次讓他們僥幸逃脫滅亡的命運,今天情況就不同了。腐朽的宋朝皇帝昏憒無比,聽信奸臣之言,不作認真的戰備,開封京城的防務形同虛設。我與二個王兄率領十數萬大軍,并沒有費多少力氣,就攻下了這座舉世聞名的京城。以我看來,這樣易于攻破的城市就好象用靴尖都能夠踢倒的樣子。大宋朝如此地不堪一擊,既讓我們感到吃驚,但也是在我們的意料之中。士兵們,給我乘勝追擊,徹底掃蕩殘敵。等我們處理好這里的一切事務之后,我們就可以打著得勝的旌旗凱旋而歸了。士兵們,給我把宋朝的那二個該死的皇帝帶到我這里來。我要狠狠地教訓教訓他們。(金兵帶宋皇帝徽宗、欽宗上)
兀術:你們就是大宋朝的那二個不要臉的皇帝嗎?
徽宗:我們是宋朝的皇帝,(指欽宗)他是我的兒子,我是他的老子。我們是宋朝的皇帝,但我們不是不要臉的皇帝。你為什么要這樣地侮辱我們?
兀術:你是我們的俘虜,我當然要教訓教訓你。我說你們不要臉,你們就是不要臉。難道你們是要臉的人嗎?如果是要臉的皇帝怎么會敗得這樣的凄慘?你們是既無恥又懦弱,既腐敗又無能。懦弱無能的人不配享有好的命運,無論他是一個皇帝,還是一個平民。
徽宗:你說得不錯,我們是失敗了。我們失敗必然有我們失敗的理由。或許我們父子都有值得反省的地方。但是,說這一切又有什么用呢?現在我們是你們的俘虜,你們早已不把我們當作國君看待。即使我們哀求你們也是無濟于事,我們也只好聽任你們的處置了。二只已被關進了籠子的兔子又能希望有什么樣好的命運呢?或許我們將連兔子也不如,因為,我們預料我們的將來的生活可能比籠中的兔子的生活更壞。可是,我們也沒有什么辦法來改變這一切。
欽宗:父親,不要再說了,無論我們說什么都沒有用的。
兀術:你們倒是有自知之明。你們已經明白了你們的處境,這很好,這將有助于你們去面對未來。自然,你們的未來是很不美妙的。我們已經接到了我國皇帝的命令,我們圣明的太宗皇帝命令我們把你們送到五國城去,我們在那兒給你們安排了一個地方讓你們居住。那是一個小小的宮殿,只有幾尺那么大的地方。你們將被安排在那個地方,從那個地方的上方,你們可以看到我們北方蔚藍色的浩渺天空。徽宗皇帝可以在那兒做一些詩歌,也可以在那兒的地上用樹枝畫一些畫兒。你的畫兒不是畫得很好嗎?我可看到過你畫的那些鳥兒,一個個好象富有生命似的。我看到它們站在樹枝上的樣子,感到它們一定會立即飛走似的,如果它們想飛的話。
徽宗:金國的元帥,你不要再說下去了。如果你再這么說下去的話,我們可都要羞愧而死了。我們將不知道把我們的臉面放到哪里去,因為,我們不能再以我們的面孔面對世人。我們沉溺于我們可恥的歡樂太深太久,以致荒廢了國政,結果是一害了國家與人民,二害了我們自已。如果時光能夠倒流,一切可以重來,或許,你便不能象這樣對我們說話。遲了,遲了,無窮的悔恨來自于無可挽回的世界,無可挽回的人生。
欽宗:父親,我們還有什么可說的呢?我們說得越多,我們所蒙受的恥辱便越多,在勝利者面前,失敗者能夠得到的只是恥辱。我們走吧,讓我們向著那不可知的命運之途開進吧,無論我們的前面有什么不幸在等待著我們,我們也只好忍受,因為我們不能回避。當痛苦向我們壓來,而我們竟不能回避,我們的痛苦呵,不是更要增加許多嗎?從此后,我們將會眼淚不斷,我們的眼睛只會運用它的一個迎風哭泣的功能,而其它的功能將會漸漸喪失。多么悲慘的事情呵,我們二個大宋的皇帝竟落到了這樣的一個境地,這是我們無論如何也是想不到的。但是,我們知道,我們是咎由自取。沉默吧,不要再說下去了,如果實在想說的話,那就在自已大腦里面說吧,說給自已聽。
徽宗:我的兒,父親把王位讓給你并不是要讓你受如此侮辱,吃如此大苦。
欽宗:父子一體,同甘共苦,只是現在只有苦而沒有甘了。
兀術:把他們帶走,這二個無用的廢物。讓他們哭去吧。他們應當哭泣。失掉了社稷江山的人只配被扔到陰暗的角落里哭泣。我們要帶走宋朝京城里的所有寶貝,包括他們的金銀珠寶,還有他們的絹帛絲綢,以及書籍圖畫、樂器古玩等等等等,還有他們美艷的宮女藝妓。總之,為我們所擄獲的一切有價值的東西我們都要帶走。我們將把一座空城留給他們,叫我們所選定的奴才來暫作管理。等到秋天到來的時候,我們大金國的鐵蹄將更加猛烈地向南席卷,就象是隆冬季節從北方刮來的狂野寒風。我們要搖動宋朝的江山根基,奪取我們所要的一切:土地與其它財富,勞力與性奴。(兀術帶徽宗、欽宗二帝并眾金兵下)

第二場:岳母刺字
(幾間農家屋舍。岳飛攜妻子劉氏、子岳云及岳雷匆匆上。岳雷被抱在劉氏之手。進家門。岳母在屋)
岳飛:母親,母親。
岳母:孩子,你回來了。
岳飛:我回來了。我現在是回到我的家中來了。我見到母親平安的樣子真的感到很高興。
岳母:孩子,你們都回來了?我真高興。兵荒馬亂的歲月又來了。前一陣子金兵還到過我們這里呢。幸好我躲在屋子里,沒有惹禍。外面的人們卻有許多人被殺死了,還有許多的人被抓走了。
岳飛:哦,母親。
岳母:孩子,你不是在外面當兵打仗的嗎?怎么跑回來了?國家有難,你不在外面報效國家,怎么跑回家來了?
岳飛:母親,孩兒外出從軍,以身許國,本不敢貪生怕死,回家躲避。我已參加過許多次的戰斗,立下一些功勞。只是金人的兵力太過強大,他們攻破了我們河東的防線。攻陷了太原等地,使京城失去了屏障。孩兒在平定軍堅守,殊死苦斗,終于寡不敵眾。城池被敵人攻破。孩兒不得已才攜妻兒奔回家鄉。
岳母:哦,原來如此。那金兵真是非常地厲害。我們這里的人都說他們大都騎著高頭大馬,手持利刀,心性又極殘忍。幾乎見人就砍,見活物就殺。唉,也不知有多少大宋的臣民被他們殺死了。可是孩子,我們不用怕。我雖只是一個農婦,而且年已六十,我自不能走上戰場去與敵人廝殺,但是,我卻也有著一股勇氣,這勇氣叫我向世界傳達出這樣的信息:人應當勇敢。我不能上陣殺敵,孩子,你卻能。因此,我只有寄希望于你。我要你盡忠報國。既然,你生就一個武人,就應當在戰場上為國效力。
岳飛:孩兒明白。孩兒打算將妻兒留在家里,陪伴母親。孩兒自去上陣殺敵,不達目的,決不回來。
岳母:孩子,你打算達到什么目的呢?
岳飛:現在我大宋朝的京城已被金人攻破,徽宗、欽宗二位皇帝及眾多大臣百姓被擄走。欽宗的九弟康王趙構已接欽宗皇帝的蠟書,在相州城中開設大元帥府,就任河北兵馬大元帥。我意欲前往大元帥府投奔到康王麾下效力。直到把金人趕出中原,恢復我故土故疆。
岳母:好,好,這才是有志的男兒。為母要你盡忠報國,就怕你意志不堅,情緒不穩,做不成大事。你能否做到赤心為國為民?
岳飛:孩兒能夠做到。
岳母:這些天來,為母一直在想著你,念著你,既為你一家掛牽,又怕你不能做一個為國為民的好漢。你自小就熱愛武藝,刻苦習練,終于練成了一身好的武功。為母就是希望著你能夠用你的武藝去為國家守疆護土,或者去爭疆奪土,以使百姓能夠安穩地生活。如果你沒有堅定的意念,恐怕無法達成目的。于是,為母想到一個主意。現在的人們都流行刺字。有的在臉上刺字,有的在臂上刺字,以堅心志。為母的要在你的背上刺上盡忠報國四個大字,以使你如負重擔,念念不忘。你愿意嗎?
岳飛:孩兒愿意。孩兒謹記母親的教導,一定不忘國恥,竭盡全力去驅逐敵人、恢復故土,以報效國家。
(強烈的音樂聲起,岳母在岳飛背上刺字。刺字畢)
岳飛:母親已在孩兒的背上刺上了字,這字的筆墨已滲進了孩兒的肌肉血液,孩兒當永不會忘記。從此,孩兒會一心向著殺敵報國的路上疾奔,就象一只兇鷹一樣。只有性情強悍的人才能擔當起國家武力復興的任務。從此,我不會再那樣地文質彬彬,盡管我的舉止并不會過度地失去文明。
岳飛:母親,我就要走了。目前國家正在苦難的波浪之中顛簸,我不能安心在家休息,我要立即前去殺敵。希望母親很好地保重身體,盡可能地保持愉快的心情。等到戰事平息,故土光復,我自會回來陪伴母親。
岳母:孩子,你放心前去。不要因為擔心家里而影響你的進取精神。要鼓足勇氣,去完成大業。
(岳飛對劉氏作吩咐)
岳飛:在家好好地陪伴母親,照看孩子。二個孩子尚小,你要多費心了。
岳云:父親,我要跟你去殺金兵。
岳飛:孩子,你還太小,還不到上陣殺敵的時候。好好地在家里呆著。平常習練武功,不能松懈,還要認真識字作文,要做一個文武雙全的人材。
岳云:等我長大了,我就要去跟父親一起上陣殺敵,讓金兵永不能再踏上我們的國土一步。
岳飛:好孩子,有志氣。如此有志的孩子快快長大吧。國家需要的正是這樣的人民,勇敢堅定,有志而無畏。再見了,母親,再見了,娘子,再見了,孩子。(下)

第三場:宗澤之死
(戰場上,岳飛率眾宋兵上)
岳飛:我自從告別慈母、妻兒,重新走上抗金復國的戰場,一路征戰,歷經數陣。我雖然尚不能統率大軍去發動大的戰役以驅逐殲滅敵軍主力,但是,我的小部隊卻是真正的精銳之師。我們所到之處,無不竭盡忠勇之力痛擊敵人。在我們的面前,那些看起來強大無比的敵人其實并沒有什么了不起的,他們常被我們打敗。我所憂慮的是我們兵少將寡,尚不能形成一股足夠強大的力量去抵御強敵。我們即使再怎么勇猛善戰,也無法徹底扭轉戰局。現在局勢是在向著對我們越來越不利的方向急劇發展了。可惡的金兵已經避開了宗留守嚴密防御的開封都城,直接從徐州、泗州向新皇帝所在的揚州進攻。聽說皇帝又將主張堅決抵抗的宰相李綱罷免而任用了黃潛善、汪伯彥為相,而黃、汪明顯是主張放棄江北國土退守江南的。開封城雖有宗留守虎踞城中,但是,宗留守畢竟年事已高。無盡的憂慮象泰山上的巨石壓在我的心上,誰能夠理解我的這一份憂國憂民的憂肚愁腸?
身邊親兵:岳將軍,宗留守來了。
(宗澤及隨從眾人上)
宗澤:岳將軍。
岳飛:元帥,岳飛在此。
<
聯系時說從“演藝圈門戶網”知道的,有驚喜哦!!
川歌簽名
關于本站  |   廣告服務  |   公司招聘  |   聯系我們  |   侵權投訴  |   友鏈申請  |   站長信箱  |   手機版  |   SiteMap
Powered by wxForum 2.0 演藝圈門戶網(演藝吧 演藝論壇 演藝圈 演藝社區)https://wwww.kaixidoor.com/ 客服信箱:master@yanyi8.com
本站備案信息:浙ICP備11036167號-2
免責聲明:本站商機信息主要來源于會員發布,不保證信息完全真實可靠,如有商業行為,請自行辨別真假。最好線下交易并簽訂合同。
  
视频一区中文字幕日韩专区,国产学生强奷漂亮老师视频,色橹橹欧美在线观看视频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