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視劇本】世上最美大型神話電影劇本

發布:小品劇本網  更新時間:2021-04-28 08:44:03  標簽: 劇本 電影劇本 電影 影視
這是世上最美麗的大型神話電影劇本 情深者醉其芳馨 · 飛想者賞其神駿 (【真理像陽光一樣很難謙遜】——世界偉人馬克思) ********************************************************** 我的經歷奇異,超過古今奇跡。 ——故事主人公自述 字幕:策劃、導演、制片、演員、總監、編劇…… 序 幕 在我們的眼前,出現了伊拉克都城——風光旖旎的巴格達。 繁華熱鬧的約旦大街閃過; 雄偉壯觀的巴格達吊橋閃過; 挺拔雋秀的椰棗林閃過…… 在底格里斯河左岸,一尊以阿拉伯古典文學巨著《一千零一夜》的故事為題材的“山魯亞爾和山魯佐德”塑像,聳立在七級石階的方形臺上。 塑像:國王山魯亞爾半臥著,凝神諦聽他剛娶來的新娘山魯佐德講故事。山魯佐德站著,一面講,一面打手勢。現在我們看到,奇跡出現了—— 國王活了,他神情莊重地說:“講吧,山魯佐德!你講的故事是夠離奇動聽的了!” 山魯佐德也活了,她閃著炯炯的眸子,笑容可掬地說:“山魯佐德遵命!今夜,我要給陛下講一個更為離奇動聽的超過古今奇跡的故事!” 于是,山魯佐德便眉飛色舞地講述了這個“超過古今奇跡”的故事…… 【畫外音】這個美麗的神話故事,是插上美神與愛神的翅膀,翱翔于浪漫主義太空的產物…… 上 部 (1—41) 1、幽暗的山洞 晨星閃爍,碧空如洗。曉風習習,山鳥嘹嚦。 一個幽暗的山洞里,蜷曲著一個衣衫破碎的青年。現在,他揉著眼皮伸著腰,整了整纏頭,抬頭向洞外張望。 一張英俊而帶著稚氣的臉…… 一雙惺忪而充滿仇恨的眼…… 畫外,響起青年的內心獨白:“天總算亮了,往哪里去好呢?啊!羅剎哈波,羅剎哈波!你這個該死的拜火教徒!我阿克拉差點給你害死啦!到如今,我該往哪里去好呢?……對,我偏要到彩云山下的宮殿里去看個究竟!” 說話中,這個叫阿克拉的青年從臥到坐,從坐到立;最后雙眼一亮,毅然走出洞口。 2、宮殿 彩云山頂,朝霞似錦。彩云山麓,柳暗花明。 一幢巍峨壯麗、美侖美奐的宮殿,坐落在這風景如畫的地方。赤金柱、琉璃瓦,在旭日映照下,五光十色,璀璨奪目。宮殿前面,小橋流水,水聲丁冬;夾岸是琪花瑤草,白楊垂柳。輕風過處,楊柳婆娑起舞,婀娜多姿;百花搖搖曳曳,落英繽紛。 阿克拉穿過小橋,來到虛掩著大門的宮殿前面,站住了,雙手伸出又縮回。他遲疑片刻之后又折回身子,漫步小橋上,撫摩著白玉欄桿…… 畫外,響起了阿克拉的內心獨白:“拜火教徒羅剎哈波說,這宮殿住著妖精。這妖精會殘害我么?可是……羅剎哈波是我的仇人,他的話能信么?……唔,仇人說的‘壞人’,也許偏偏是好人!” 他想到這里,頓時眉宇舒展,便雀躍向前,小心翼翼推開兩扇紫檀鑲紅金的大門—— 頓時,如歌的音樂悠揚…… 里面是寬敞的院落,打掃得干干凈靜。正廳里雕畫輝煌,陳設富麗。一張鑲著金邊的矮桌擺在中間,東西各盤坐著一個像月亮一般美麗的女郎,正在對弈。 東面女郎年約十六歲,身上披著一條紅綢圍巾,臂上戴著翡翠手鐲。 西面女郎年約二十二歲,耳下垂著鉆石耳環,指上戴著祖母綠寶石戒指。 兩個女郎都生得明眸皓齒,如花似玉,東面那個如同飄逸的仙女。 “你是誰?怎么會到這里來的?”西面女郎發現阿克拉進來,驚喜地問道。 阿克拉彬彬有禮地說:“你們好,姑娘!我,名叫阿克拉,一個多苦多難的異鄉人。我的經歷奇異,超過古今奇跡,一言難盡。……你們,是天上下凡來的仙女么?” 西面女郎抿著嘴嫣然一笑。 “哎呀!” 東面女郎端詳了阿克拉一陣之后驚叫了起來,“二姐,他,也許就是我剛才跟你說過的,我昨夜夢見安拉送來的那個青年小伙子喲!” 西面女郎:“是么?七妹!你剛才說的那個青年不也叫阿克拉么?模樣兒像么?” 東面女郎:“像吶!對,是他,準是他!” 阿克拉摸著纏頭,大惑莫解:“什么?‘昨夜夢見’?‘安拉送來’?‘準是他’?……你們說什么來著?真玄哪!” 姐妹倆異口同聲:“阿克拉,別奇怪,快給我們說說你的經歷吧!” 東面女郎搬來一只精致的坐墊:“請坐下吧,阿、克、拉。” 阿克拉左顧右盼,且驚且喜:“我正想問問你們的來歷呢,倒是你們先問我了。” 姐妹倆:“還是你先說吧!然后我們再解開你心中的謎。” 于是,阿克拉坐在她們中間,開始講述自己的奇遇—— “好吧,這真是奇遇之中講奇遇。我,原是巴索拉的一個漁夫。在初夏一個風和日麗的日子里,我在底格里斯河打魚……” 東面女郎:“聽說那條河很美喲。” 阿克拉:“是的,美麗的底格里斯河……”(回憶) 3、底格里斯河 風光旖旎的底格里斯河。 河面,白帆點點,水波瀲滟;上下天光,翠綠如染。 河畔,椰棗林郁郁青青,無名花兒漫山遍野。 “玎玲玎玲”的駝鈴聲時隱時現。 青年漁夫阿克拉在撒網打魚。我們看見他已打了好幾網,可是除了雜草和污泥之外,一無所有。于是他拎著網,坐在河畔喟然而嘆。 魚兒在水面上跳躍,錦鱗斑斑,似乎在嘲弄他一般,于是他又拎著魚網站了起來。 漁夫自言自語:“古話說:‘十網九網空,一網補前功。’讓我最后打它三網!” 漁夫精神抖擻地涉到河里,使盡膂力撒下網,緊緊拉著繩子,耐心等待片刻,然后小心翼翼地收著網。從他拉網的姿勢可以看出,魚網沉重異常,他的眉宇舒展了,微笑了。 網收上來了,可是沒有一條魚,卻打上了一只瞎了一只眼、跛著一條腿的猴子。 “噫!”漁夫大驚,“這是怎么一回事啊!這種晦氣是從哪兒來的喲!” 他趕忙敨開網,跛腳猴子一瘸一拐一回頭地遛進椰棗林。他看著椰棗林,抹著纏頭,茫然不知所措。須臾,他撒下第二網。 網收上來了,一敨開,竟然跳出一只穿著黃衣裳的猴子,也匆匆逃向椰棗林…… “哎呀!我今天算是倒霉透啦!在這光天化日之下,我竟糟糕到這樣的地步!……天曉得,就看這最后一網啦!” 漁夫使盡了所有的膂力,將網撒得又圓又大。 沉重的網被拉上來了,一敨開,里面還是一只猴子;所不同的是,它全身穿著紅衣裳,兩手都染了指甲,還畫了眼皮。 漁夫自我解嘲,拿繩子套住猴子的脖子,牽到岸邊一棵樹下栓好,折下一根樹枝指著猴子:“你們究竟是打哪兒來的倒霉家伙,害得我精疲力盡,兩手空空?真把我活活氣死啦,我怎么會遇見這樣希奇古怪的事呢?” 這當兒,想不到猴子卻伶俐地開口說話了:“別打我啦,阿克拉!打了我,你又能得到什么呢?告訴你吧,從今天起,你這一輩子遇見希奇古怪的事兒多著呢!” “噫!見鬼,我真的活見鬼!”阿克拉驚懼交加,連忙甩掉樹枝,背起魚網和空簍…… “哈哈哈!哈哈哈!”突然背后傳來一陣恐怖的笑聲。 阿克拉毛骨悚然,回頭一看—— 此刻,出現了一個四十五六歲、身材高大、衣著考究的商人模樣的人。此人風塵仆仆,舉止灑脫,兩眼油滑,滿面紅光;而最顯著的特征,還是那大得出奇的酒糟鼻子。 商人踱到阿克拉的身邊,親切地撫摩著他的頭:“阿克拉,你今天這一切倒霉的事兒我全看見咯。孩子,莫憂愁,別煩惱,安拉會保佑你!” 商人敏捷地解下栓著的猴子,接著一聲呼哨,另外兩只猴子便聞聲而至。他親昵地拍著它們的頭,抻抻它們的衣裳,口中喏喏而語,然后一聲呼哨,三只猴子便匆匆而去…… 阿克拉不勝惶惑,莫名驚詫:“啊嘢!你,你是誰?你怎么會知道我的名字?那三只猴子怎么會這樣聽你的話?你,你,你……” 商人又是一陣怪笑,聳了聳肩膀:“邊走邊聊吧。孩子,我在迢迢萬里的他鄉,就知道伊拉克巴索拉有個青年漁夫叫阿克拉,小名叫做卡凱本*薩巴哈。對嗎?” 阿克拉停住了腳步,向商人上下打量著:“真奇怪!你叫什么?干嘛的?” 商人拍拍阿克拉的肩膀:“別奇怪,走吧走吧。我叫羅剎哈波,對,羅剎哈波!我是心地善良、助人為樂的波斯商人。” 阿克拉:“波斯商人?商人怎么會耍猴子呢?猴子怎么會乖乖聽你擺布呢?你的本事……” 波斯人:“我的本事你自然不會知道。能叫猴子‘召之即來揮之即去’,任我擺布,不過是小小玩意兒;我呀,有世間最好不過的手藝哪孩子!” 阿克拉又停住了腳步:“世間最好不過的手藝?” “對!世上多少人呀向我求教,我都一概拒絕,現在我有意把這,” 波斯人說到這里,向四周瞧瞧神秘地說,“把這絕技傳授給你。你沒父親,我沒兒子,我就把你當作親生兒子看待咯!走吧,為了尋找你,我跋涉了千山萬水,經歷了千辛萬苦啦,我的孩子!” 他們已走上郊外的大馬路了。行人稀疏地來往。 “先生,你有什么世間最好不過的手藝?”阿克拉的雙眼閃著驚異的目光。 波斯人壓低了嗓門,湊集近阿克拉的耳畔:“我能煉銅成金吶!” 阿克拉站住了,睜圓眼睛:“煉銅成金?真的么? 波斯人一手搭著阿克拉的纏頭:“孩子,哪能是假的呢?走吧,我教會你煉金術,就用不著整天撒網打魚啦,更不會碰見像今天這種打上猴子的倒霉事啦!” 阿克拉天真地笑了。 波斯人狡黠地笑了。 阿克拉:“先生,您幾時教我?” 波斯人:“明天午飯以后,你準備好火爐、坩堝,我到你家教你。” 這時已出現巴索拉城的輪廓。幾輛馬車馳過。 阿克拉:“我家你找不到吧。” 波斯人:“你家的地址我早就知道啦。” 阿克拉:“太好了。先生明天見!” 波斯人:“明天見,我的孩子!” 4、古城巴索拉 古城巴索拉街上人來人往,熙熙攘攘。 羅剎哈波和一個彪形大漢——他的仆人,匆匆走在大街上。他們走進一家金市。 金市里金銀珠寶五光十色,令人眼花繚亂。 一胖一瘦的兩個商人滿面笑容地接待羅剎哈波。 羅剎哈波和商人耳語,然后從懷里掏出一個手絹包塞給商人…… 5、阿克拉家 一條小巷。阿克拉的家。母子倆正在用膳。 五十多歲的母親邊吃邊對阿克拉說:“……哪有這樣的好事喲,孩子!你得當心那個波斯人,別隨便聽信他。世間是有騙子的,專靠招搖撞騙過日子,還會設陷阱坑害人。什么煉金術,別上當喲我的兒!” 阿克拉:“媽,我們是窮人,沒啥財物好惹人撞騙,他何必設陷阱坑害我們呢?那個波斯人和藹可親,平易近人。他是受到安拉的啟示,才憐憫咱們,教我煉金術哪!” 母親輕輕地嘆氣…… 6、阿克拉家 阿克拉生起火爐,搬出坩堝。火爐的火苗像一根根毒蛇的舌頭…… 羅剎哈波拎著一只拎包,像幽靈似的鉆進屋子。 阿克拉十分高興:“先生,你果然踐約!” 羅剎哈波將拎包放在桌上,一本正經地:“我羅剎哈波說一不二,一生從不騙人。——閑話少說,孩子,快拿銅器來!” 阿克拉隨即遞過一只破銅盤。羅剎哈波將它捶碎,扔進坩堝,放在爐上。須臾,他伸手從纏頭里取出一個紙包,打開來——那是金黃色的粉末。他將粉末倒進坩堝里,回頭吩咐阿克拉:“孩子,風箱使勁拉!” 風箱呼呼,爐火熊熊…… 阿克拉大汗淋漓,用袖口擦拭著。 羅剎哈波的大紅鼻子也汗珠涔涔。 片刻之后,坩堝里的黃銅變成了黃金。羅剎哈波將金子倒在擂缽里,金光閃閃的。 阿克拉歡喜若狂,彎下腰去吻波斯人的手:“師父,你真是神人!” 羅剎哈波托著金子,手舞足蹈:“孩子,有了金子,便有了錢;有了金錢,便有一切。我的金錢多,人人親近我;我的金錢少,朋輩撇開我。有錢好請海龍王,有錢好使鬼推磨。哈哈哈,哈哈哈!” 波斯人一陣狂笑之后,便將金子拋給阿克拉:“孩子,你帶著金子到金市去賣掉它吧,留神不要多說話。我也得出去辦點事,回頭見。” 7、金市 阿克拉氣喘吁吁地跑到金市,一進門便摸出金子交給商人:“金子兌錢,給!” 商人接過金子,摩擦著一看,閃閃發亮的,于是贊不絕口。 瘦子商人:“價值一萬三千元,怎么樣?” 胖子商人:“不不,這是純金,就給他一萬五千元吧。” 瘦子拉開抽屜:“哦,只是錢不夠,只有……不到一萬元。” 胖子:“這樣吧,年輕人,這可是一筆大買賣,今天手頭緊了點,過三天你再來兌吧。” 阿克拉:“行,三天以后價格可不能變吶!” 胖子點著頭,瘦子瞇著眼,阿克拉咧著嘴。 8、阿克拉家 母親在縫補衣裳,阿克拉歡天喜地的跑進屋子,摸出金子交給母親:“媽,你看,十足的金子,明晃晃,亮閃閃的,價值一萬五千元呢!” 母親把金子放在桌上,苦笑著。 阿克拉:“媽,這是多好的手藝啊!我一定要拜那個波斯人為師,學會這門手藝,賺得好多好多錢來贍養你;你就不愁吃,不愁穿,不受苦啦!” 母親:“阿克拉我的兒,你爸爸臨死的時候怎么對你說的?記得嗎?” 阿克拉低著頭:“記得,爸爸說:‘世上有善有惡。惡人會耍弄種種手腕捉弄人,好人卻處處幫助人;你對惡人要爭斗,只跟好人交朋友。’” 母親:“說對了。你看這個波斯人羅剎哈波是好人還是惡人? 阿克拉抬起頭:“媽,看樣子是好人。” 母親:“唉,全無辦法,只盼偉大的安拉拯救啦!” 阿克拉:“媽,要是你跟他談談就會知道,他是個好人呢,也許就要來了吧。” 母親站了起來,整理著衣裳、針線:“媽不想見他。媽也剛好要去阿巴丹看你伯母。”她走出房門又折轉身子叮嚀著:“兒啊,古話說,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噢!” 9、阿克拉家 羅剎哈波拎著拎包走進來。 阿克拉立即收拾坩堝,擺滿爐炭,扯起風箱,生起爐火…… 羅剎哈波:“孩子,你要干嘛?” 阿克拉:“讓你教我煉金術啊!” 羅剎哈波哈哈大笑:“哎呀呀,我的孩子,你夠傻的了!你想想,一個人能在街頭或大庭廣眾之中搞這種玩意兒么?要是被人瞧見,說我們弄煉金術,告到官府,不就完啦?” 阿克拉雙眉緊鎖,兩手一攤:“那該怎么教我呀?” 羅剎哈波深情地:“好孩子,我既然認你做我的兒子,就一定會把這絕技教會你的。你認我做父親,我就把你帶到我家去教會你。怎么樣,好孩子?” 阿克拉:“好好好,義父,義父!快快走!” 羅剎哈波:“好好好,孩子,孩子!走走走!” 阿克拉連忙拎著羅剎哈波的拎包,跟著他跨出家門。 10、郊外的馬路上 阿克拉心中的疑云漸起,放慢了腳步,低著頭遐想…… 母親的叮嚀回蕩在他的耳畔……阿克拉的腳步更慢了。 父親的囑咐縈繞在他的腦際……阿克拉的腳步停住了。 羅剎哈波回過頭來:“怎么了,我的孩子?” 阿克拉跑上前去,遞過拎包:“我不想去了。” 羅剎哈波微微一笑:“嗨呀,你這個孩子!我為你懷著滿腔熱情,想給你帶來快樂自由和幸福,難道你疑心我會騙你、害你不成?” 阿克拉:“不,我家只有一個老母親,她不能失去我,我也不能離開她,她不會答應我跟你去的。……可是我又很想跟你學。這,這叫我怎么辦好呢?” 羅剎哈波眉頭一皺,拉長了臉;可是瞬間眼珠一轉,卻和顏悅色地:“哦哦,阿克拉,你真是聰明懂事的好孩子!我好胡涂,怎么就沒想到你老母親呢?咳,真是!好吧,我們馬上回去,讓我在你家好好教會你吧!” 阿克拉轉憂為喜,吻著波斯人的手:“義父義父你真好!” 羅剎哈波皮笑肉不笑:“好好好,好事還在后頭呢!” 他們折轉身子,順著原路走向巴索拉城。 11、阿克拉家 阿克拉端上一托盤的酒食、菜肴,一盆一盆擺在羅剎哈波面前:“義父,為了讓我們的友誼結成鹽巴和面包的關系,你請吃吧!” “好,好,好!你說的多好哇!” 波斯人抓過一只雞腿,一口咬去一大半。 阿克拉:“可是,義父,你一定得守約啊。古詩說得好:‘你若反目,我們也反目;你若踐約,我們也踐約。’——” 羅剎哈波立即接上下一句,跟阿克拉異口同聲:“你若舍棄盟約,我們也奉陪著!” “哈哈哈哈哈哈!” 羅剎哈波狂笑著。 阿克拉篩滿一杯酒給羅剎哈波:“不守約的人,安拉要懲罰他的!” “不錯,” 羅剎哈波端起酒來一飲而盡,用手抹著嘴唇,“安拉說過:‘你們應該守約,因為約言將來是要受審查的。’可見不受約的人,會遭到天譴的。” 阿克拉:“你這么說,我就一百個放心了。讓我們的友誼長存吧!” 羅剎哈波抿著嘴,笑瞇瞇地:“我倆的友誼——應當說是父子情呀,像底格里斯河那樣長流不息呀!孩子,世上真正懂得友誼的人可不多呢。等待吧,跟著我可有好果子吃啰!” 羅剎哈波說著又狼吞虎咽,大吃大嚼。吃飽喝足之后,他掏出煙盒一看,空的;便拋過一個銀幣給阿克拉:“給我買筒煙來。” 阿克拉誠惶誠恐地一溜煙跑出門外。 羅剎哈波立即掩上門,從拎包里取出五塊錐形米糕,又將一小包什么粉物塞進一塊米糕里,咬牙切齒地:“五歲大象也要被麻醉倒,看你吃了往哪里跑?” 特寫鏡頭:羅剎哈波陰險狡詐的嘴臉,殺氣騰騰的神態…… 阿克拉推開門進來,隨手關上門,遞上煙。 羅剎哈波滿面畫著笑容:“阿克拉,你等于我的親生兒子,我把你看得比我的眼珠、甚至生命還可貴。我有個冰雪聰明的女兒,我打算把她匹配給你哪。”說著,遞過四塊包括放有麻醉劑的米糕:“請吃吧,孩子,你也吃吃我的東西才對噥。” 羅剎哈波抓起剩下的一塊米糕嚼著,問道:“好吃嗎?” 阿克拉:“好吃!義父真好!”阿克拉天真活潑、津津有味地吃著。 羅剎哈波架起二郎腿,吐著煙圈,彈著煙灰,似笑非笑,悠然自得。等阿克拉把四塊米糕都吞進肚子以后,他狡黠地笑了:“嘿嘿,耐心等著吧,好事都在后頭呢!” 話音剛落,阿克拉便一個筋斗栽倒,昏然不省人事。 羅剎哈波見他中計,頓時揚揚得意,手舞足蹈:“好哇好哇!你這個阿拉伯狗子,多少年來,我一直在尋找你,今天總算落在我的羅網之中啦,哈哈哈,哈哈哈!” 他趕忙跨進隔壁房間,騰空一只大箱子,把阿克拉裝進去,關鎖起來,拉開大門,一聲呼哨,那個仆人——彪形大漢應聲進門,隨即扛起大箱子。 羅剎哈波一雙兇殘的眼…… 彪形大漢兩只沉重的腳…… 12、海邊 遼闊的大海波濤洶涌,海邊停泊著一條大船。甲板上站著船長和水手。 羅剎哈波和他的仆人來到海邊。 羅剎哈波高聲大叫:“伙伴們,大功告成啦!我們的第一步計劃已經實現啦!”羅剎哈波的其它幾個仆人聞聲從船艙里鉆了出來,將箱子抬上船去。 羅剎哈波:“船長,請開船吧!” 船長:“張帆起碇,目標正前方,開船!” 大船在風浪中汩汩前進。 孤帆遠影…… 13、阿克拉家 回避客人的母親從阿巴丹回到家門口,推開大門,走進房間一看,杯盤狼藉,衣物滿地…… 老太太頓感兒子遭劫,大禍臨頭,氣得批著面頰,撕著衣服,哭哭啼啼,跌跌撞撞。 老人家面對蒼天,攤開兩手,大聲疾呼:“阿克拉,阿克拉!我的兒啊!我的卡凱本*薩巴哈!我的心肝啊你在哪里?媽媽呼喚你,你快歸來……” 14、船上 船在風浪中顛簸著…… 羅剎哈波和仆人將箱子打開,取出阿克拉,拿醋熏他,用藥粉吹進他的鼻孔。 阿克拉打著噴嚏,吐出麻醉劑,朦朧蘇醒。他睜眼環顧,發現自己置身于船中,漂行于滄海,一種不可名狀的心理頓然而生。他疑惑了:“義父,這是怎么一回事?你的諾言和我們之間的友誼,都到哪里去了?” 羅剎哈波:“嘿嘿,阿拉伯狗子,誰是你的義父?我可不是什么商人,我是拜火教的忠實信徒!” 阿克拉:“啊?你,你你……” 羅剎哈波:“嗨嗨,憑著火、光、影、熱起誓,我沒有想到你會落進我的羅網里,哈哈!幸蒙火的支持、光的佑助、影的關照、熱的幫忙,我這才一帆風順,達到目的。回到家里,我要拿你當犧牲祭火,求火神保佑我得到無限的幸福噥。哈哈哈!” 阿克拉怒不可遏:“該死的騙子啊!你的諾言和信用哪里去了?” 羅剎哈波:“‘諾言’?‘信用’?多少錢一斤?嘿嘿……” 阿克拉:“你這個惡棍,你,你還撇開偉大的安拉,從事拜火,你這個該死的邪教徒!” 羅剎哈波大發雷霆:“什么?阿拉伯狗子,火是黑暗的主人,是我膜拜的主宰。你不跟我拜火,還要惡毒地污蔑我嗎?” 拜火教徒拿起皮鞭,遞給身邊一個仆人:“給我打,狠狠地打!” 一記記皮鞭抽打…… 阿克拉一聲聲痛罵:“惡棍!”“邪教徒!” 拜火教徒怒火中燒,奪過鞭子,親手鞭撻阿克拉…… 船長和水手們紛紛擁上來,對羅剎哈波怒目而視…… 羅剎哈波停下了手中的鞭子,示意仆人拿食物給阿克拉吃。 阿克拉橫眉怒對,拒絕吃喝。 一名水手奪過仆人的皮囊,湊近阿克拉的嘴唇。 阿克拉善意地看了他一眼,就閉上眼睛。他輾轉反側,痛苦呼叫:“媽媽,媽媽……” 15、阿克拉家 在寂寞空虛的屋子里,建筑了一座假墳塋。墓碑上刻著阿克拉的名字和他失蹤的年月日。母親在掩面哭泣。 如泣如訴的音樂嗚咽而起…… 畫外,女聲悲切地歌吟: 啊,孩子,我的生命之花,我的心肝! 你的靈魂是在蒼天,還是在九泉? 你的人影是在他鄉,還是在故園? 墳塋啊,憑著安拉起誓: 他的青春雕謝了么?他的俊美消逝了么? 他的前程毀滅了么?他的一生完結了么? 墳塋啊,你不是地,也不是天, 為什么樹木和晨星會相聚在里面? 啊!羅剎哈波,你這不逞之徒,我的仇怨! 天昏昏,地暗暗,天昏昏,地暗暗, 天昏地暗神靈顯,歹徒仇怨遭天譴! 啊,我的卡凱本·薩巴哈,我的心肝! 天昏昏,地暗暗,山如云,水如煙, 云山煙水永阻隔,相見除非夢魂間…… 16、船上 船在波濤里搖搖擺擺。 天色漸暗,烏云翻滾,颶風驟起,白浪滔天…… 繼而暴雨滂沱,天昏地暗,孤舟隨時都有覆沒的可能。 阿克拉面對這狂風暴雨,驚濤駭浪,偏高聲祈禱:“安拉保佑,狂風刮吧,暴雨下吧,狂風暴雨來得猛烈些吧!我愿跟拜火教徒同歸于盡!哈哈哈哈哈!” 水手們面面相覷,一致遷怒于拜火教徒。 船長:“羅剎哈波先生,憑著安拉起誓,這全是你在作孽。因為你殘酷地虐待這個穆斯林青年,安拉才降下這場災難,使得人人都有葬身魚腹的危險!” 羅剎哈波聽了滿臉殺氣,他環視手下的仆人…… 眾仆人會意,手指一致指向船長:“你別胡說八道!” 水手們憤憤不平,其中一人大叫一聲:“打!” 水手們和眾仆人激烈毆斗的場面,驚心動魄…… 水手們人多勢眾,將仆人一個個拋入海里…… 水手們摩拳擦掌,橫眉怒對羅剎哈波,把他的箱子拋入海里…… 羅剎哈波見勢不妙,立即堆起笑容:“船長,諸位,別誤會,別誤會。”于是給阿克拉松綁,脫下阿克拉襤褸污穢的衣裳,給他換上嶄新挺括的衣裳;然后滿面堆著笑容:“嘿嘿,嘿嘿,孩子,《圣經》上說過:‘忍耐是成功的鑰匙。’我剛才是考驗考驗你,才故意那樣對待你哪。嘿嘿,你千萬不要見怪,其實我的諾言是一定會履行的……” 阿克拉:“花言巧語,口蜜腹劍,呸!” 船長和水手們點點頭,紛紛向羅剎哈波投以蔑視的目光,然后散去。 羅剎哈波尷尬地:“唉,孩子,要抑制,要容忍呵!《古蘭經》上說過:‘抑制情緒而且善于忍耐的人,是一定會得到善報的。’千萬別誤會,你是我心房的花朵、我的靈魂……” 阿克拉:“閻王娘娘懷孕,一肚子鬼胎。呸呸呸!” 羅剎哈波委屈地神秘地:“嗨呀,孩子!你也許不明白,授受煉金術,須得經歷千辛萬苦,這就得有堅韌的忍耐性,所以我要磨練你的意志吶!” 阿克拉鄙夷不屑地瞅了他一眼,低下頭來尋思…… 海闊天空,風平浪靜,孤舟剪浪前進…… 17、船上 夜晚 一片烏云從月邊輕輕移過,月光照得海面忽明忽暗 風吹海水,汩汩作響…… 阿克拉赤膊躺在窗下。窗口射進的月光,照在他稚氣而悲憤的臉上。鏡頭移至他左臂上的鞭痕,除了塊塊烏腫外,還有血肉模糊的地方;鏡頭移至他的臉部,眼角淚斑依稀可辨。他嘆著氣,朝里一個翻身;因左臂受傷,他“阿唷”一聲,又翻過身來,閉上眼睛…… 羅剎哈波手捧藥缽,輕輕走到阿克拉的背后。 阿克拉抬眼一看,見是羅剎哈波,便佯裝睡著。 羅剎哈波彎下腰來,將藥粉小心翼翼地撒在阿克拉的傷口上,又將自己的纏頭撕下一條蓋在傷口上,正要包扎。 阿克拉一個鯉魚躍,坐了起來…… 羅剎哈波連忙按住傷口:“別動!看你,藥粉都給你抖掉了。” 阿克拉疑惑地瞅著羅剎哈波…… 羅剎哈波輕輕地扶著阿克拉,讓他躺下,一邊包扎,一邊娓娓動聽地:“孩子我要是真心打你,還會給你上藥嗎?年輕人往往忍耐性不足哪。沒有忍耐性是成不了我們的事業的。給你意志上磨練一番,很有必要哇!——疼嗎?” 阿克拉雙眼一閃一閃地:“學煉金術,原來要這樣磨練一番的啊!” 羅剎哈波:“對對對,到底是有悟性的聰明孩子!” 阿克拉:“可是我不想學煉金術了,我想媽媽,我要回去。” “回去?” 羅剎哈波嘿嘿一笑,“談何容易喔!不跟我去,你一輩子都回不了家。你知道這船是去哪兒的?” 阿克拉:“去哪兒的?” 羅剎哈波“去遙遠的大洋彼岸的!離我們去的地方還得駛好多日子吶!” 阿克拉不勝惶惑:“呵呵,那么遙遠啊?” 羅剎哈波誘惑地:“你不是最孝順母親的嗎?學會煉金術以后,就能讓她老人家過著幸福的生活。再說,我們這次還能采回一種仙草,她吃了還能延年益壽,長命百歲噢!” 阿克拉十分欣慰地:“能讓我母親延年益壽,長命百歲?” 羅剎哈波瞇縫著眼、歪著頭:“那還用說!你去嗎?” 阿克拉沉思稍許,終于點了點頭:“去,為了媽媽!” 一團烏云又向月亮涌去,漸漸地,整個月亮又被烏云吞沒,所有景物一片模糊…… 18、海岸 朝霞滿天,海空上一群群羽毛翯翯的海鳥在奮翮高飛。 長長的海岸線…… 船在海邊停泊…… 阿克拉:“波斯人,你究竟要帶我到哪里去?” 羅剎哈波:“孩子,我們要到鬼愁崖去,離這兒不遠啦。” 羅剎哈波拎著拎包走出船艙,指著一袋東西對阿克拉說:“背著干糧跟我走!” 他們舍舟上岸,岸上是一片沙漠。 羅剎哈波吹著口哨,昂首闊步。 阿克拉卻大汗淋漓,垂頭喪氣。 阿克拉將干糧摔掉,一屁股坐在地上。 羅剎哈波回過頭來:“怎么啦?摔掉它,吃什么?里面還有我的酒瓶、銅鼓和大刀呢!” 阿克拉:“你輕輕松松,我如牛負重。歇會兒再走。” 羅剎哈波極其神秘地:“孩子,這里是妖魔鬼怪常常出沒的危險地帶,不能停留哪。再堅持一下,我就有法門咯,等會兒你瞧吧!” 他們急急忙忙走著走著,來到一塊巨石旁,席地而坐,吃著干糧,羅剎哈波喝著酒。 吃飽喝足之后,羅剎哈波從干糧袋里掏出一面銅鼓和一只繪著符咒的鼓錘。他一面敲著鼓,一面口中念念有詞:“訇!陀羅陀羅,霹哇啯羅,魔或吧羅,斯魔尼,迷即迷,逢毳吧羅,陀羅陀羅……” 隨著鼓聲和咒語,漸漸地,曠野里灰煙彌漫,繼而狂風大作,飛沙走石…… 阿克拉嚇得口呆目瞪,面無人色。 隨后,大風漸漸平息,灰煙塵霧中隱隱約約出現三匹駱駝的輪廓。 愈來愈分明的駱駝,與“玎玲玎玲”的駝鈴聲…… 拜火教徒有力地敲響最后一記鼓點時,灰飛煙滅,天朗氣清,三匹駱駝出現在畫面。 阿克拉大驚失色,戰戰兢兢:“這是怎么一回事啊,老伯?” 羅剎哈波:“我的孩子,憑著火、光、影、熱起誓,你不用害怕,要不是我的事業需要借重你的名字,我是不會帶你來的。這三匹駱駝將會使我們輕而易舉地跨過這廣闊的沙漠。” 拜火教徒和阿克拉各乘坐一匹駱駝,另一匹馱著干糧。駱駝隊在緩緩前進。 沙漠一片茫茫,駝鈴“玎玲玎玲” …… 19、阿克拉家 “玎玲玎玲”的駝鈴聲,化為節奏鮮明的碰鈴聲,如訴如泣的音樂驟起…… 阿克拉的母親在假墳塋之旁,向冥冥之中的安拉頂禮膜拜,虔誠祈禱。 畫外,女聲悲切地歌吟,一人吟,眾人和: 安拉阿曼多菩耶,(和)沙里嗚得多羅耶; 多羅依多賽依呔,(和)沙里嗚得多羅呔; 阿曼里丹多菩皮,(和)阿曼里丹欷丹菩皮; 阿曼里比伽藍提,(和)阿曼里多比伽藍厄唏…… 20、彩云山麓 藍天,白云;青山,碧海。 駱駝隊出現在依山傍海的地方。 遠處山麓,林木扶疏,一幢高大的建筑物依稀可見。 阿克拉:“那是什么山?” 羅剎哈波:“彩云山。” 阿克拉:“哦,多美的山!山下是什么?” 羅剎哈波:“一座宮殿。” 阿克拉:“宮殿?那就去看看吧,好么?” 羅剎哈波:“唉,你別跟我提那座宮殿了,那里面住著妖精吶!妖精壞透了,不快走要遭難的!” 阿克拉驚懼的眼神…… 羅剎哈波突然驚喜地:“看!那就是我們的目的地——鬼愁崖!” 阿克拉順著羅剎哈波的手指看去—— 一座懸崖陡壁拔地而起,巍然兀立。崖頂云霧繚繞,崖腰山鷹盤旋,崖腳是煙波浩渺的大海。那崢嶸崔嵬之勢,令人驚訝不已,望而生畏。 ……………………………………… 81、瓦格島神王國女王的宮殿 宮殿巍然屹立在二十四級大理石臺階上,臺階鋪著大紅地毯。屋頂飾以金箔,光彩奪目。宮殿兩邊是噴水池,池的四角蹲著金獅子,獅口噴出珍珠般的泉水,高達數丈,晶瑩耀眼。 老態龍鐘的總兵畬娃兮,由八名女兵簇擁著,從王宮走出,沿著臺階顫顫巍巍而下。 82、總兵府 阿克拉坐在角落里閉目遐想,昏昏欲睡。 畬娃兮一進門便大聲嚷嚷:“摩西與十戒喲!亞倫與賴約書亞喲……” 阿克拉睜開眼睛,吃了一驚:“怎么啦老人家?” 女兵們攙扶總兵坐下。 總兵絮絮叨叨:“阿克拉!我讓你給害啦!要是我不結識你多好哇!告訴你吧,女王叫我明天帶你去受審哪!死期臨到你的頭上啦!你等于坐在熊熊的烈火上,眼看就要被烈火吞沒啦!哎喲……” 阿克拉:“老人家,真金不會怕烈火。只是連累了您老人家,我真過意不去。” 總兵:“誰叫你不聽我的話,我的女兵一個個都像花兒一樣——全無辦法,只盼偉大的安拉拯救啦!” 83、王宮 畫屏鑲以翡翠、琥珀,金碧輝煌,美奐絕倫;御案飾以瑪瑙、珠玉,五彩斑斕。地上鋪著閃光的地毯,一百零八道窗戶都掛著刺繡的絲簾。天花板漆得金光奪目,墻壁上組成鉻黃、紺青相錯的圖案花紋。 天籟一般的笙歌,韻音裊裊,令人陶醉…… 女王頭戴金黃色卯隨里面紗,面紗四周垂著一絲絲翠綠色的流蘇;身披絳色天鵝絨大氅,端然坐在一張綴以五光十色的珠寶金玉的云石交椅上。 兩邊立著八名宮娥彩女、八名佩帶寶劍的女兵。 畬娃兮坐在女王身邊,跟女王低聲交談。 阿克拉跪在地上,祝頌女王:“陛下萬歲,萬萬歲!” 畬娃兮:“陛下叫你起來坐著,問你姓甚名誰,桑梓何處。” 阿克拉起來,坐在女王對面的一張矮椅上:“回陛下,我叫阿克拉,小名卡凱本·薩巴哈;伊拉克巴索拉人氏。” 女王開言道:“你未婚妻叫甚么名字?在哪里離開你的?” 阿克拉:“我們都叫她陔麥倫·宰曼,是我妹妹給她取的;她那天在巴格達城祖白玉妲王后娘娘的王宮里,披上羽衣飛走的。” 女王:“臨走那天,她說了些什么?” 阿克拉:“她囑咐我母親:‘婆婆啊,告訴你的兒子,如果他真有堅忍不拔的意志,叫他想方設法上瓦格島找我吧!’” 女王頷首道:“要是他存心離棄你,那么就不會對你母親這么說了;要是她不再想跟你相會,那么就不會把真實地址告訴你了。你說呢?” 阿克拉:“是啊是啊,陛下,您跟我的想法完全一致。” 畬娃兮似乎覺得阿克拉說話有些放肆,便向他努努嘴。 女王卻毫不介意,又問畬娃兮:“你說呢?” 畬娃兮立即閃著眼,微笑著:“陛下高見。” 宮娥女兵相互耳語微笑。 阿克拉:“稟陛下,她既然在瓦格島上,那么我祈求陛下讓我們夫妻團聚。此恩此德,地久天長!” 女王緩慢莊重地:“愿天下有情人終成佳偶,預祝你們早日團圓。” 畬娃兮奏道:“主上!老臣手下三千名女兵讓他檢視過,瓦格島上的其它姑娘也讓他觀看過,都沒有他的未婚妻。看來,只有在王宮里了。” 女王:“好吧,你上后宮去,把全體宮娥妃嬪統統帶來,給這個異鄉人檢視吧。——阿克拉,你要是發現有自己的未婚妻,我就讓你帶回去;要是沒有呢?”女王突然威嚴地,“我就,處你死——刑!” 84、王宮 笙歌嘹亮,宮燈輝煌;紅襟翠袖,鬢影釵光。 阿克拉坐在女王對面的席位上,臉上覆蓋著可以露出一雙眼睛的面紗觀看。 如花似玉的宮娥妃嬪,一個個飄裙拂袖,搖釵曳鈿,步履姍姍經過阿克拉的面前…… 畬娃兮跟女王耳語…… 宮娥妃嬪絡繹不絕地飄然而過…… 特寫鏡頭:阿克拉瞪大的眼睛…… 最后一個宮娥飄然而過…… 阿克拉掀下自己的面紗。 女王:“看到你的未婚妻了么?” 阿克拉憂心忡忡地:“憑著安拉和陛下起誓,我沒有發現她。” “那么,你的死期到了!”女王聲色俱厲地,“總兵畬娃兮,立刻傳我的命令:將這個異鄉人處以死刑!” 畬娃兮誠惶誠恐地跪在女王面前,兩次吻了地面,懇切祈求:“憑著保育你的恩情起誓,請求你暫時別殺他。陛下知道,這個異鄉人冒著生命危險,歷盡世人所不曾遭遇的艱難險阻,前來尋找未婚妻。就這樣殺掉他,于心何忍?” 女王:“難道你不執行我的命令,放了他不成?” 畬娃兮依舊跪在地上剴切地:“主上,他反正在我們的刀劍之下,成了籠中之鳥,有翅難飛。等到證實他的未婚妻果真不在瓦格島,而是欺蒙陛下,無理取鬧,再殺不遲。陛下啊,人生悲苦君須記,最是生離死別情!” 女王心平氣和地:“那依你說該怎么辦?” 總兵:“依我說?……有一句話不知該說不該說。” 女王:“說吧。” 總兵:“那我就得站起來說。” 女王:“請吧。” 總兵站起來,鄭重其事地:“那么,恕我冒昧,請把你的妹妹請出來,讓他看看。” 阿克拉的雙眼閃爍著喜悅的光芒…… 宮娥女兵們低低喁語…… 女王:“嗯?難道二公主是他的未婚妻?老婆子你瘋啦?” 畬娃兮回到自己的座位,拂袖坐下:“你就讓他看一看,又有何妨?” 女王:“嘿,要是二公主也不是呢?” 總兵:“到那時,任你斬他為肉醢,我也只好白瞪眼!” 全場的氣氛似乎凝固了。 女王沉思片刻之后,吩咐左右:“請二公主出來!——阿克拉啊阿克拉!你害得我們興師動眾,上下不安。等著瞧,我一定會給你最美好的果子吃!” 85、王宮 宮燈耀眼,笙歌嘹亮…… 一位明眸皓齒容貌出眾的女郎,被九個笑容可掬的宮娥簇擁著,娉娉婷婷迎面而來…… 特寫鏡頭:面紗里阿克拉睜圓了的眼睛…… “啊!”阿克拉情不自禁,脫口而出。
本文發布在演藝圈門戶網,演藝吧,請勿轉載.域名www.kaixidoor.com .夠再明目張膽抄襲的《愛情公寓5》暴露了自己創作的真實水平。賈玲小品《婆婆媽媽》無奈撞臉伯鑫和大新、陳印泉和侯振鵬、金霏和陳曦公式相聲央視相聲小品大賽,馮鞏3個徒弟壟斷了各組第一,李宏燁成功造勢娛樂酸檸檬2018年10月09日14:0510月9日晚,首屆中國相聲小品大賽第8場比賽即將拉開美麗絕倫的女郎被簇擁著裊裊娜娜而過
…… 阿克拉目送女郎的倩影,掀去面紗,不禁驚叫起來:“稟陛下,她,她跟我在彩云山大花園里見面的那位公主,似乎一模一樣!” 畬娃兮拍著膝蓋,手舞足蹈:“謝天謝地!謝天謝地!總算找到啦!” 女王微笑著:“嗨嗨,好,好!我一言既出,駟馬難追。既然是你的未婚妻,我允許你把她帶回家。——總兵畬娃兮將軍,準備為他們送行!” 不料阿克拉蹙著眉,搖著頭:“不不不,憑著安拉起誓,她又畢竟不是我的未婚妻。” “什么?”總兵大吃一驚。 “左右!” 女王大喝一聲。 “喔呵呵!”四把寶劍同時出鞘。 女王威嚴地:“阿克拉,阿克拉!到如今,全島的女子,包括三千名女兵,全部宮娥,甚至我的妹妹二公主,都讓你檢視過,沒有你的未婚妻。你竟敢如此大膽欺蒙本王,本應梟首正法;念你一個異鄉人,千辛萬苦奔波到此,姑且饒你一命,立即讓你返回故里。倘若繼續胡鬧,本王言出法隨,立刻處你死刑!” 阿克拉離席而起,氣度軒昂地:“找不到她,決不回家!” 女王拍案而起:“把他推出去斬首!” “喳!”四名女兵挺劍撲來,架著阿克拉…… “閃開!”阿克拉大吼一聲,兩手一搡,四名女兵趔趄后退…… 阿克拉鎮定自若,兩眼呆呆地盯著女王…… 女王問畬娃兮:“老婆子,這個異鄉人呆呆地盯著我,他敢情是個瘋子呵!” 總兵:“是呵,古詩說得好:‘害相思病的人沒有藥醫,當事者跟瘋子沒有兩樣。’” 女王:“阿克拉,你天年已盡,上路之前還有何話說?” 阿克拉向身邊的女兵凜凜然地:“退回去!” 女兵們看了看女王,不由自主地后退著…… 阿克拉神態自若,義正詞嚴地:“女王啊,女王!憑著安拉的大名起誓,我未婚妻肯定在你瓦格島上。現在,還有一個女子,我沒有看過。要是她仍然不是我未婚妻,那么我雖九死而無怨。所以,憑著我的生命起誓,我必須看一看她的真面目!” 女王:“誰?” 阿克拉:“你!” 女王:“我?” 阿克拉:“是!” 女王的身子微微顫動…… 滿朝上下大為驚愕…… 女王突然大為震怒:“什么?難道本王是你的未婚妻?你,你果然是個瘋子。倘若我不是,怎么說?——我、將、處、你、絞、刑!” “任憑你把我摔尸萬段,我心甘情愿;化為齏粉,我無悔無怨!” 總兵:“陛下就……不妨取下面紗讓他看看……” 女王正襟危坐。 氣氛異常肅穆。 “憑著萬能的安拉最大的權力和他最大的名號起誓,”女王一字千鈞地發布命令,“瓦格島神王國娘子軍總兵畬娃兮將軍,命你取下本王的面紗!” 滿朝上下全神貫注…… 畬娃兮鄭重其事小心翼翼地取下女王的面紗——果然是陔麥倫·宰曼! 《你呀你呀紅玫瑰》的旋律驟然起奏…… 頓時,宮殿萬物生輝,人人滿面春色……
“啊!!”像山洪爆發,似巖漿噴射,阿克拉狂叫一聲,昏倒在地…… “悄冤家啊,悄冤家!”女王囅然一笑,離開寶座,脫去天鵝絨大氅,走到阿克拉身邊親手扶起他,千嬌百媚地呼喚,“阿克拉,我的卡凱本·薩巴哈!我的晨星,我的瞳人!醒醒吧,陔麥倫·宰曼在呼喚你!——你的陔麥倫·宰曼在呼喚你!” 宮娥女兵們都大膽地圍過來,驚喜地交頭接耳…… 畬娃兮一本正經地:“主上,呼喚他干嘛?還是讓我把他……”說到這兒乜著眼睛,湊近女王的耳畔,“處以絞刑吧。” 女王嬌滴滴地一笑:“該死的老穩婆,那你不是要我的命么?” 宮娥女兵哄然大笑…… 女王和總兵把阿克拉扶在女王的交椅上…… 阿克拉漸漸地睜開眼,呆呆地看看陔麥倫,又瞧瞧畬娃兮,疑慮地:“憑著安拉的秘密起誓,我是不是又在夢魂中噢?” 陔麥倫甜蜜地笑著,他和她,眸子凝視著眸子…… 畬娃兮拉著阿克拉的手,以長輩的口吻說道:“阿克拉,我的孩子!這個女王是老國王的長女,自從她父王駕崩之后繼承了王位。她是吃我的乳汁長大的,真名叫做梅倫娜。” 阿克拉親切地:“梅倫娜!” 梅倫娜甜甜地:“阿克拉!” 有情人喚有情人,流淚眼看流淚眼…… 畬娃兮感同身受,也浮出淚花,拭著眼眶, 卻在勸著人家:“兩個孩子都別哭了。真是高高興興,卻悲悲戚戚;歡歡喜喜,又哭哭啼啼。” 宮娥女兵都格格地笑著…… 畬娃兮:“姑娘們都別笑了。——梅倫娜,我的孩子,你害他害得夠苦哇!” 梅倫娜囅然而笑,抱著老人的手臂:“這是安拉巧妙的安排嘛!摩西說過:‘意志和毅力是成功的慈航。’包括愛情在內的所有事業的成功,都屬于意志堅忍不拔、毅力頑強不屈的人們。”說著,以贊許的目光瞟瞟阿克拉。 “說得好,”老人一手牽著阿克拉,一手牽著梅倫娜,“我的兩個孩子!我要把一對雙翼神馬——我一生最心愛的寶物送給你們,讓你們一起飛到巴格達,去栽人間幸福花!” 阿克拉、梅倫娜:“媽媽,媽媽,你是我們的親媽媽!” 86、王宮的廣場 鼓樂喧天,旌旗招展,儀仗隊迤邐擺開,近百名宮娥翩翩起舞…… 阿克拉身穿一襲金線繡花宮袍,頭戴一頂鑲嵌珠寶的金冠,英姿勃勃,神采奕奕。 梅倫娜身披絲氅,頭戴珠冠,丹唇皓齒,瑰姿艷服,宛若顫巍巍一株擎露山茶。 他們跨上兩匹配以金鞍銀轡的雙翼神馬,冉冉上升…… 總兵畬娃兮在成群女兵的簇擁下,拭著淚水,微笑著向太空頻頻招手…… 87、云間 天籟般燕婉動聽的音樂悠揚…… 云蒸霞蔚,神馬馳騁…… 云霞在他們的腳下蕩漾,百鳥在他們的身邊飛翔…… 音樂換成《美麗的公主宮殿之花》的旋律緩緩起奏…… 雙翼神馬飛馳在彩云山麓的上空,阿克拉梅倫娜微笑著向七位公主頻頻揮手…… 88彩云山麓宮殿前 七位可愛的公主在宮殿前微笑著向太空頻頻招手,引吭高歌。她們那婉轉悠揚的歌聲,動人心魄,響遏行云,回蕩玉宇 (黛麗亞領)我們快樂像林間的百鳥,(和)呼兒啦! (六公主領)我們自由像飛馳的神馬,(和)雅美佳! (二公主領)我們熱愛這和平的歲月,(和)呼兒啦! (大公主領)我們珍惜這幸福的生涯,(和)雅美佳! 呼兒啦!雅美佳!呼兒啦!雅美佳! 呼兒啦!雅美佳!呼兒啦!雅美佳……(《新一千零一夜終) 字幕:職演員表…… ★★★★電影制片廠有限公司出品 **********************************************************

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http://www.juben108.com/screenplay_521800_1/

聯系時說從“演藝圈門戶網”知道的,有驚喜哦!!
小品劇本網簽名
關于本站  |   廣告服務  |   公司招聘  |   聯系我們  |   侵權投訴  |   友鏈申請  |   站長信箱  |   手機版  |   SiteMap
Powered by wxForum 2.0 演藝圈門戶網(演藝吧 演藝論壇 演藝圈 演藝社區)https://wwww.kaixidoor.com/ 客服信箱:erqunnet@foxmail.com
本站備案信息:浙ICP備11036167號-2
免責聲明:本站商機信息主要來源于會員發布,不保證信息完全真實可靠,如有商業行為,請自行辨別真假。最好線下交易并簽訂合同。
  
视频一区中文字幕日韩专区,国产学生强奷漂亮老师视频,色橹橹欧美在线观看视频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