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視劇本】無字天書之馴龍師

發布:小品劇本網  更新時間:2021-04-13 19:05:53  標簽: 劇本 影視

大綱:

盤古開天辟地,三皇五帝到如今,相傳女媧補天之時,帝與蚩尤掌管著世間萬物。后來蚩尤不斷壯大,天地秩序逐漸被打破。帝無力回天,為躲避追殺,逃進天庭。女媧補天,讓帝與蚩尤各自都有各自的領域。蚩尤心有不甘,奮起反抗,直搗天庭,在這生死存亡之際,女媧創造出訓龍師。

訓龍師憑借一本無字天書,參透,化身天帝。在露昊天帶領之下,將群龍圍追堵截蚩尤無計可施,化作螭龍逃之夭夭。至此!群龍無首,四處逃散。后來經過路家代掌門人的努力,天下逐漸開始太平。蚩尤作惡多端,卻在眾目睽睽之下化作螭龍不知去向,這始終是馴龍師藏在內心深處的一塊心病。祖師爺早預感,蚩尤必定會卷土重來,到時鬧得天翻地覆。路家代代相傳,一傳代。也許是少有惡龍的出沒,路家一代不如一代。這可是路嘯天一塊心病 ,自己似乎有種不祥的預感,最近這種預感越發越強烈——

,陸家第三代長孫,也是馴龍堂唯一的接班人。據說他生下不久,就能開口說話,不到十五,就無所不知、無所不曉,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可是他整天游手好閑,無所事事,是個玩世不恭浪蕩公子爺。不管廟堂廟下,左鄰右舍都視他為小魔頭。訓龍家族將面臨后繼無人的窘迫,著實讓路嘯天忌憚。

路嘯天生怕馴龍家族毀在自己手中,得知夫人懷了龍鳳胎。用自己畢生所學,打開無字天書,擅自闖入地府,攪亂生死譜。將本屬于女兒燈芯掐斷,融入兒子的油燈內。從此!兒子的智力像開掛一樣,一路飆升,可惜誤入囧途。女兒智力低下,但勤能補拙。路嘯天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不說兒子不學無術,面對女兒更是悔不當初。于是請來雷師、雨師、風伯、秀天君四位老前輩為了女兒,打開懲戒書,奈何她命中早有定數。

四位老前輩,號稱四神,風雨雷電。他們可呼風喚雨、電閃雷鳴為了尋找螭龍,爬山涉水,遠赴海外,歷經千辛萬苦,但始終一無所獲。其間!各自收了自的得意弟子——要離、黑皮、共工,展月,他們結伴同行,一起來到了馴龍堂。

在馴龍堂四位與刑天和睦相處,無意得知打開無字天書,可以小娥命。于是千方百計練成了讀心術,偷偷打開無字天書。可萬萬沒想到,無字天書一旦打開,逆天改命,必遭天譴風伯首當其沖,要離展月先后變成半人半獸的龍女,最終他們無法面對自己

黑皮也不例外,身上也長出龍鱗,變成一個怪物。他心有不甘,想逆天改命。于是再次打開無字天書,無奈!變成惡魔。刑天幾經受挫,武功卻大有長進,黑皮根本不是他的對手。于是再次打開無字天書,卻被路嘯天當場攔住二人交戰,路嘯天不敵。進入地府,卻碰到了路昊天。路昊天搶先一步,將地府所有的油燈收起。黑皮大怒,又將他打敗。最終無計可施,于是喚醒隱藏在人間的龍族,化成一條黑龍,卷土重來。

刑天挫敗黑皮,誰曾想,龍族就隱藏在自己身邊,成為馴龍師。所幸!自己識得無字天書,順利進了地府,偶遇了自己的爺爺路昊天。

露昊天將無字天書收起,交給了刑天。在最后與黑皮的決戰中,參破玄機,化身黃帝。在四位老前輩的幫助下,打開懲戒書,用鐵鏈將黑皮鎖入地府。黑皮心有不甘,路看在往日的情誼,破例給他下了一個法咒,待到金蛋乳化,鐵樹開花,黑皮才可以重獲自由。

人物小傳:

路昊天:60歲,男,訓龍師祖師爺,掌管地府,勤勤懇懇,每日為人間添油加壽,最后被黑龍所滅,裝扮,頭發皆白

路嘯天:40歲,男,正派人物,馴龍師第代掌門人,裝扮,頭上有一戳白頭發

刑天:18,男,聰明絕頂,天帝化身,最后馴服黑龍,從此化身為黃帝,掌管天庭,尊為天帝。裝扮:從黑頭發變成頭上一戳白頭發,最后頭發皆白,三人為一體、

風伯:60歲,不男不女,不倫不類,左手持輪,右手執箑(扇子),一代馴龍師,最后馴服應龍,成為風婆。

要離:18,女,風伯的徒弟,應龍化身,無字天書打開后,激發潛能,開始變成半人半獸的龍女,最后變成真正的應龍,二人為一體。

秀天君:60歲,女,容貌端雅,徐娘半老,風韻猶存,兩手執鏡,一代馴龍師,最后馴服云龍,成為電母

展月:18,女,秀天君的徒弟,美麗大方,青龍化身,無字天書打開后,變成半人半獸的龍女,最后成龍,二人為一體

雨師:60歲,男,鬃壯漢,體毛多,顛狂野人一般,左手執孟,右手徒臂,一代馴龍師,最后馴服虬龍,成為雨神

元稹:18,男,雨師的徒弟,人稱黑皮,蚩尤轉世,螭龍化身。無字天書打開后,激發潛能,托變成黑龍。他斗天斗地,最后淪為階下囚,二人為一體。

雷師:60歲,男,左手執鍥,右手執錘,狀若力士,裸胸袒腹,臉赤如猴,下頦長而銳,禿頂無毛,怪人一個,一代馴龍師,最后馴服火龍,為雷神

共工:18,男,雷師的徒弟,相信愛情,虬龍化身,為了小娥,打開無字天書,化身成龍二人為一體

路小娥18,女,智力低下,但勤能補拙,以病態的形式出現,沒有怨言,哥哥斗黑龍不下,把自己所有的燈芯都送給了哥哥,最后變成聰明絕頂的丫頭,做了馴龍師第三代掌門

字幕:

盤古開天辟地,三皇五帝到如今,相傳女媧補天之時,黃帝與蚩尤掌管著世間萬物。后來蚩尤不斷壯大,天地秩序逐漸被打破,龍——開始主宰著一切。黃帝無力回天,為躲避追殺,逃進天庭。女媧開始補天,天地初開之時,宇宙渾濁、星羅云布、氣象萬千;雷公電母,犬牙交錯,晝夜不分。蚩尤心有不甘,奮起反抗。至此!大地淪覆,洪水猛獸;天庭劫浩,大宇中傾。在這生死存亡之際,女媧創造出訓龍師。

畫外音:吟——吟…虎嘯龍吟,各顯神通,九江八河,洪水猛獸。世間萬物為了生存,都往高處徒步遷徙。其中一條黑龍張開血盆大口,對準鏡頭,一聲龍吟,把一個活生生的人,震得支離破碎,血肉未見。】

畫外音:當!當!當……【無字天書在空中展開,斗大的字放著金光,一個一個呈現在竹簡之上。】

路昊天張開大手,竟把天書收入中,所有的內容瞬間了然于胸。

△此時!有應龍騰云駕霧,隨即招來狂風

路昊天眼睛竟睜開不得,隨即二指當劍,對著無字天書,隨即招來風伯。

△風伯竟是個不男不女,不倫不類,左手持輪,右手執箑(扇子),前來助戰。

——兩者交戰,飛沙走石,狂風大作。

△時下!又有虬龍張開大口,前來布雨。

路昊天回頭,隨即喚來雨師。

△雨師鬃壯漢,體毛多,顛狂野人一般,左手執孟,右手徒臂。

——虬龍前來布雨,雨師放出孟缽,竟把虬龍吐出的雨全部打包帶走。

隨后!火龍、青龍前來,使出驚雷閃電。

路昊天轉身,又招來了雷神電母。

△群龍見了,開始張牙舞爪。

路昊天將手中的竹簡望天上一送,無字天書隨即展開,斗大的黃金字無故脫落,如同撒字成兵。隨即!金光閃閃,化成一團,落在路昊天身上,片刻化成黃金甲

——雙方隨即展開激戰,龍行雨施,各顯神通。

路昊天身披黃金甲,化身黃帝打得群龍頭破血流。

△黑龍張著血盆大口,前來來戰路昊天

路昊天隨即放出套龍圈,將黑龍死死套住。

△黑龍那肯就范,一招神龍擺尾,天地在此刻將要傾覆一般。

路昊天放出鎖龍繩,將黑龍緊緊鎖住。

△黑龍根本不是他的對手,拼命掙扎,竟動彈不得。無法!化成一團黑煙,變成一條小龍,降落在一塊無名地上

閃出片名:

無字天書之馴龍師

【1】外景、山外,日

雨師:你進來呀!你進來我保證不打死你。(一壯漢一手拿著孟缽,一手徒臂,對著無名地上的石龍子,擺出各種馴龍的姿勢。)

石龍子歪著脖子,斜眼望著馴龍師。

雨師:我苦口婆心,費了老大勁了。你就賣點面子,好歹我們互動一下。

石龍子輕微動了一下爪子。

雨師:這就對了嗎?來!來!來!接著來——

刑天:大叔?你是馴龍師嗎?

雨師:噓——我正在馴服地龍。

刑天:地龍?哪有地龍?(四下張望,發現地上趴著一條四腳小蛇。)

雨師趴在地上,對石龍子可是勢在必得

刑天——(噗嗤一笑,隨即二指當劍,口中念念有詞,望地上一指。)

△石龍子一下子變大,張開血盆大口。

雨師:媽呀!

刑天:哈哈——(捧腹大笑)

雨師:小鬼,你我。【舉起手中的孟缽,徒手一拍】

畫外音:當——【聲音震耳欲聾】

刑天耳邊像被人敲起長鳴鐘,刺耳驚心。

△雨師一一招招又起。

刑天嚇得沒命的逃竄——

【2】內景,馴龍堂,夜

△馴龍堂內燈火通明,今天來了不少客人,馴龍堂內殺雞宰羊,替他們接風洗塵

刑天前腳剛進家門,卻被當場場叫住。

路嘯天:小天,過來!見過你師叔公,師姑婆!

雨師:小子!剛才是你壞了我的好事。

刑天:哎呦!哎呦——【還沒鬧清怎么一回事,就被人揪住了耳朵。】

路嘯天:師叔,犬子不知天高地厚。

雨師:這回總算逮到你了吧!【揪住刑天的耳朵不放,暴跳如雷。】

雷師:師弟啊!你不看僧面看佛面,這不是誠心讓嘯天難看嗎?

秀天君:是啊!師兄——

雨師:這小子剛才壞我好事!

風伯:師兄!你都一把年級了,還跟小輩一般見識!

雨師(暗想,‘對呀!我都一把年紀了,怎么跟他一般見識’眼珠子一轉,口是心非):罷了!你們幾位都替這小子求情,今天姑且饒他一次。【這才放開刑天的耳朵】

刑天摸著生痛的耳朵,再也不敢造次。

路嘯天:師叔、師姑!這些年,為了尋找螭龍,爬山涉水,遠赴海外,歷經千辛萬苦。今天——我們難得相聚。小天!來!拜見師叔公,師姑婆!

刑天(雙手緊握,規規矩矩):小天拜見師叔公——拜見師姑婆——

風伯、雷師、秀天君連連點頭。

雨師:哼——我不吃你這一套!

刑天聽了,臉上有點掛不住。

路嘯天:師叔!我敬你一杯酒,全當替小天賠罪。

雨師:哼——不喝!

路嘯天:小天!跪下!向師叔公賠罪!

刑天(撲通一聲下跪,卻口是心非):師叔公馴服地龍——

雨師:哎!我喝!我喝——【要是讓他們知道自己的所作所為,以后這老臉望哪擱】

△現場的人無不感到驚訝,雨師的變臉比翻書還快。

雷師:你呀你!老不正行。

雨師:——我高興。【表情卻很難看

路嘯天【聽了,連忙轉開話題】:哈哈——來!來!來!師叔,師姑!坐!坐!坐——

雷師:哈哈——好久沒痛快了,大家一起來!徒兒!

共工(連忙行禮):我叫共工,晚生拜見路師叔,拜見——【對著刑天,沒有說下去!】

刑天:我叫刑天,叫我小天就好啦!

共工:哦——拜見刑天師父!

刑天(見了,他是規規矩矩,連忙行禮):拜見——【這輩分就有點亂了,他是師叔公的徒弟】

共工:叫我共工就好!

刑天:拜見共工前輩!

風伯:這是我最近收的弟子!

本文發布在演藝圈門戶網,演藝吧,請勿轉載.域名www.kaixidoor.com . 景:操場、學校、醫院、歡慶會現場演員數:7人時 長:10分鐘人 物:小 明:男,二年級學生,聰明、活潑可愛,思全國電視相聲大賽、央視電視小品大賽的“升級版”,由中央廣播電視總臺主辦的《首屆中國相聲小品大賽》,已于10月2日亮相全國觀眾,姜昆、馮鞏、蔡明等難得匯聚一堂《相聲小品大賽》收視率第二,最大牌相聲演員,

要離:要離拜見路師叔,拜見刑天師父。

△路嘯天連忙點頭還禮。

刑天(要死要離——但表面只能還禮柞絹):拜見要離前輩。

展月:展月拜見路師叔,拜見刑天師父!

路嘯天點頭還禮。

刑天(劈風展月,這名字取的好啊,但很是規矩):拜見展月前輩。

展月:嗤——【聽了差點笑出聲來】

元稹:我叫元稹,大家可以叫我黑皮。

刑天:黑皮?【聽了睜大自己的眼睛】

路嘯天:小天!不得無禮!

元稹(聽了):黑皮拜見路師叔,拜見小天師父!

△路嘯天連忙點頭還禮。

刑天:拜見黑皮前輩。【左肘稍微抬高,露出一個調皮的笑臉】

△黑皮有眼微微一閉,像是在通暗語,點頭會意

【3】內景,閨房,夜

△入夜!四位前輩圍成一圈,像是要開壇做法

△路小娥被位老前輩圍在中間,她面黃肌瘦,病入膏肓

△路嘯天守在一旁,顯得有些焦慮。

【4】內景,內院,夜

△黑皮不知怎么一回事,墊著腳,在窗外偷看。

共工:嗯咳——【干咳一聲】

黑皮(被人發現,只能作罷!故作鎮定):小天——他不住這?應該住在那——【找個理由開溜了】

△共工也有點好奇,也墊起腳,發現四位前輩圍在一起,中間還有個姑娘。四位前輩們各自用自己的道行,替姑娘傳輸真氣,很是奇怪!

黑皮找到小天,輕輕在他耳邊一嘀咕。

刑天:誰這么大膽——【怒氣沖沖,發現是共工,上前理論】你小子,看起來像個正人君子,沒想到——

共工:噓——你聽,他們在說什么?

【5】內景,閨房,夜

△四位前輩替小娥輸完真氣顯得有些疲憊,相視而坐。

雷師:我們再怎么耗費真氣,小娥的智力也不可能恢復

風伯:唉——當年一念之差,小娥怎么可能、會如此不開竅

雨師:如果當年把他兄妹倒過來,讓那小子——

秀天君:胡說!

雨師:小子不爭氣,實話實說嗎?【嘀嘀咕咕,聲音恐怕只有自己能聽到】

雷師:唉——恐怕最好的辦法就是打開懲戒書。

風伯:打開懲戒書,可小娥命中早有定數。

路嘯天:不管怎樣,小娥就全依仗各位了。【鞠躬行禮】

△四位相視點頭,各自盤算,各自嘆息。

【6】內景,內院,夜

刑天:他們說什么?

共工:聽不太清楚,我感覺他們之間隱藏了一個秘密。

刑天:秘密?什么秘密?

△共工看著黑皮。

黑皮我——什么都不知道?

△共工的目光隨即變成直視——

黑皮(就有點心虛)剛才我什么都沒聽到。

刑天:哦——你們兩個,偷看我妹妹!【如夢初醒】

畫外音:我們什么都沒看到。

刑天:看到了還得了。

△二人只能快速逃離現場。

7】外景,田野,日

次日,黑皮找到了小天,

黑皮:小天!他們中間果然藏了一個秘密。

刑天:什么秘密?

黑皮:一個天大的秘密。

刑天:天大的秘密?【深信不疑的看著黑皮】

黑皮:這個秘密呢?天還要大,我暫時還沒打聽清楚。

刑天:說了不是等于沒說。

黑皮:師父他老人家口封比較嚴,我慢慢替你打聽。

刑天:那先謝謝你了——

黑皮:沒事,我們親如兄弟。

刑天:啊?你是我的前輩。

黑皮:你別太見外了,我們難得這么投緣,做成兄弟是再合適不過了。

刑天:哦喝喝——

黑皮:對了!小天!在馴龍堂學了什么真本領?

刑天:你呢?

黑皮:我啊?【撓撓后腦,有點難為情】要不!咱們比比!

刑天:比比——

黑皮(指著前面不遠處有人在稻田插秧,岸邊有雙里破草鞋):小天!你仔細看好了,天猷乾坤,急急如律令。【一只草鞋立刻變成一條大鯉魚,出現在田埂里,游得飛快。】

刑天(見了大喜)天猷乾坤,急急如律令。【把另一只草鞋也變成一條大鯉魚】

△農夫見到田埂里有魚,而且很大,于是都來了興致,丟下手中的農活,忙著去抓魚。

黑皮走起——【手勢隨著鯉魚遨游的姿勢擺動,田埂中的鯉魚游得飛快

刑天:我追——【也開足馬力,尾追而去】

大鯉魚越游越快,不多時!加入抓魚的人越來越多。

黑皮:我讓你們抓——不——到——【速度更快了】

刑天:我讓你們追——不——上——

△沒人能抓住一條魚,總是差那么一點。此時農夫一天的勞動成果,轉眼化為泡影,剛插好禾苗全部被自己塌了個稀巴爛。

黑皮:哈哈——

刑天:歐耶——【兩人玩的正起勁】

△共工悄無聲息的來到他們跟前,默默看著眼前的一切。

刑天:來!好好玩!

共工:馴龍師首要法則——

刑天、黑皮——【兩人這才回過神來,自知理虧,收起笑容,乖乖收起了法咒】

△鯉魚片刻消失的無影無蹤,農夫都有些納悶,這才發現自己一天辛苦的勞作,一下子化為泡影

共工:不能開啟時光隧道,不能善用法門,不能隨地下咒——

刑天我們只是一時貪玩

共工:你們可以動用法門,制造假象,你可以隨地下咒,尋找快樂——

黑皮:榆木疙瘩,懶得理你,小天!我們走——【話完,帶著小天氣急敗壞的走了】

農夫(這才發現那個刑天):小!原來是你,你等著。【氣沖沖跑去路家告狀】

8】外景,馴龍堂大院,日

△馴龍堂大院聚集了不少村民,都是前來告狀的。

村民:老爺!您要給我們做主啊!

△風伯、雨師、雷師、秀天君,展月、要離都在一旁張羅著。

雨師:大家別擠,一個一個來,一個一個說。

村民(一):老爺!小下了咒,讓我家的公雞下了蛋,母雞學打鳴。

△路嘯天聽了,慚愧的無地自容

雨師:公雞下蛋,母雞打鳴,這小兔崽子。

村民(一):這可怎么辦?【搖頭叫苦】

雨師:你放心好了,等下我找人幫你治!

村民(二):老爺!還有我家這匹馬也下了詛咒,它光吃豆,不拉車,還學驢叫。

畫外音:啊呃——啊——啊呃——啊

△路嘯天聽了馬驢叫,全身雞皮疙瘩都出來了。

雨師:放心!包在我身上,絕對替你治好!

村民(三):老爺!我養得鳥更奇怪,它學會了說人話。

△路嘯天、雨師上前查看。

畫外音:笨蛋!笨蛋——【個不停】

雨師(聽了嚇了一跳):嘯天!這可違背常理。

路嘯天:哎——【聽了只能嘆氣】

村民(三):這能治嗎?

雨師:能治!【故意提高嗓門】

村民(四):老爺!我家養的騾,膘肥體壯,已經三年了,就是不下崽。

雨師:啊——【對著騾子屁股,本想一探究竟。】

△騾子撒一泡尿。

雨師:媽呀!【差點就狗血淋頭】這下我可幫不了你了。

△村民還以為是自家的騾子撒了尿,人家不給治,于是拼命抽打騾子。

△ 雨師搖搖頭,真替騾子有些不值。

村民(五):老爺!我家的菜園子一夜之間全黃了。

雨師:啊!這你可來晚了。

△村民議論紛紛。

雨師:大家有任何疑難雜癥,都可以找她幫忙。【指著展月】

△展月早已擺開座椅,開始替村民排除萬難。

雨師:嘯天!你看!是該治治小天了,不能他不知道天高地厚。

路嘯天:唉——

9】外景,錢塘鎮外,日

要離:刑天!你給我滾出來!【看到村民被害,怒氣沖沖要替村民打抱不平

刑天:唉——你是在找我嗎?

黑皮(看到她提著寶劍】:這下我幫不了你了。

刑天很厲害嗎?

黑皮:嗯——【點點頭】

刑天:不能吧!她一介女流!

黑皮:她是個母老虎,你自求多福吧!

刑天:放心,我自有辦法!【隨地抓了一把黃土,口中念念有詞,隨手一撒】

△ 黃土被拋在空中,隨后變成數百只大黃蜂。

畫外音:嗡嗡——【黃蜂拍打著翅膀,都朝要離飛去】

黑皮嘿嘿!這下有好戲看了。

要離見了,拔出自己的寶劍,在自己的身上割下一塊黑紗里念念有詞隨即用手中的黑紗將飛來的黃蜂全部打包,隨后劍尖一指,成一包黃土。

黑皮見了面面相視,好不驚訝。

刑天:伸手不賴嗎?

要離(飛身上前,劍起鋒芒):給我下咒,找打!

刑天天猷乾坤,急急如律令!變——【要離手中的劍立刻變成一條毒蛇】

要離(也不示弱,二指當劍,口念咒語):變——【手中毒蛇變成一條鞭子,舉鞭就抽】

刑天天猷乾坤,急急如律令!變——【要離手中的鞭子變成一把羽毛扇,這一扇下】真是舒服。

要離(手一指):變——【變成一把掃把,就要把他掃地出門】

刑天:變——【變成彩帶,隨即要離翩翩起舞】

要離明知自己已經占了下風,迅速將彩帶打結,想把他綁成個粽子。

刑天抽絲剝繭,把彩帶撕成長條

要離 :跟我玩針線,好——我教你。【片刻把刑天的衣服縫了個密密麻麻。】

刑天:繡花針也上過兵器榜,還是我教你吧!【隨手將衣服一翻,成千上萬的繡花針像暗器一樣發出】

要離隨即將線頭一拉,繡花針不攻自破。她手里變回了原來的那把劍。

黑皮這下遇到高手了。【看得目不轉睛】

要離好你個的小魔頭。【舉劍立式】

刑天瘋婆子!就憑你。

要離:今天倒要看看是你伸手快,還是我的劍快——【兩人又開始競技,不分上下】

【10】外景,錢塘鎮外,日

展月:你們別打了,師父他們要開懲戒書,讓你們回去幫忙。

刑天、要離、黑皮:懲戒書?

黑皮:小天,你完蛋了!打開懲戒書不是禪位,就是——

刑天:就是什么?

黑皮:打人十八層地獄,讓你永世不能超生。

刑天:不是吧!

黑皮:這沒道理啊!我們再怎么胡鬧,罪不至此啊!

要離、展月:莫非是禪位——【全部懷疑的目光都轉向刑天】

刑天:我還是出去躲些時日吧!

要離:不許走!【劍尖隨即架在他脖子之上】

△刑天剛才忽略了,被強行壓進馴龍堂。

【11】內景,馴龍堂,內

路嘯天:你們都回來了。【看著小天被劫持,有點納悶】

要離(連忙收起寶劍):路師叔

黑皮、展月:路師叔!【連忙行禮】

路嘯天:嗯!【點頭回應】

刑天:爹——【有點懼怕的樣子】

路嘯天(點頭):小天!最近小娥身體時好時壞,爹跟四位前輩已經商量過了,需要閉關幾日。

刑天:閉關?

路嘯天:嗯!我們閉關之后,你就是一家之主。

刑天(聽了大喜過望):爹爹!您大可放心!

路嘯天:別的也指望不上你,求你好好呆著,消停幾日。

刑天:哦——

要離:路師叔,您放心,我會好好看著他

路嘯天:有你們在我就放心了。

△大家點頭。

路嘯天:共工!

共工:路師叔!您放心吧!

△路嘯天點頭。

此時!!路小娥被人推出,四位師父跟在身

黑皮:哇!大美女!【看到小娥,眼睛都直了】

路小娥回過頭,看到哥哥,回眸一笑在那憔悴的臉上綻放著笑

△刑天轉過頭,偷偷替自己擦了一把眼淚,隨后露出潔白的牙齒,目送妹妹。

△路小娥感覺到了,本來癡呆的目光顯得更加堅定。

△展月把這一切都看在眼里,仿佛就在剎那之間發現一個真實的刑天,無法說出內心的喜悅。

△共工第一次看清路小娥,面對眼前這個即柔弱又堅強的女心像是化了。這是無數男人都想保費的對象,心無疑更加堅定。

△一道石門打開了,路小娥本想回頭再看哥哥一眼,可是她沒有勇氣,也沒有力氣,眼銜著淚,慢慢的被推進石室,石門漸漸關閉

△共工上前,獨自一人,立在石門外,充當起保護神。

【12】:內景,臥室,夜

△黑皮自從見了路小娥,始終無法入睡,滿腦子都是小娥的身影。于是偷偷摸摸來到小天的房間,掀開被子,脫了衣服,直接鉆了進去。

刑天:你好黑呀!

黑皮:不能我怎么叫黑皮。

刑天:這是什么?【指著黑皮腋下】

黑皮:一塊胎記。

刑天:怎么硬邦邦的。

黑皮:我身強力壯啊!

刑天:咋了!睡不著!

黑皮:我發現一個大美女!

刑天:大美女?要死要離?

黑皮:母老虎一個!她哪是什么大美女?

刑天:劈風展月?

黑皮:拜托!展月充其量也只能算個美女,我說得是一個超級美女。

刑天:哇!看不出,你的眼光很高嗎?快說來聽聽!

黑皮(有點難為情):還是先說說你吧!

刑天:我?我有什么好說的?

黑皮:你是對要離有意思,還是對展月——【故意賣了一個關子】快說!你相中了誰?

刑天:一個都沒有!

黑皮:不可能——我明明發現,要死要離對你有意思。

刑天:不會吧!

黑皮:怎么不會,要死要離為什么老糾纏你

刑天:怎么可能!

黑皮:不說實話!那一定是對劈腿展月有意思

刑天:劈風展月。

黑皮:哈哈!被我猜中了吧!

刑天:哪有?

黑皮:還害羞,不老實——【話完就去揉他的癢癢】

刑天:啊!啊!啊——

【13】內景,馴龍堂,日

畫外音:磅!磅!磅!【要離一早就來敲門】

刑天:誰呀——【睡眼朦朧】

畫外音:磅——【房門一下被推開】

△黑皮抓起自己的衣服,跳下床。

△要離見到黑皮,本是驚訝。

刑天:——【伸了一個懶腰這才慢悠悠坐起】

要離:起床了。【迅速上前,一把揪住刑天的耳朵】

刑天:哎!哎!哎!疼——

△黑皮見了,嚇得可不輕,急忙起身離開,出門卻碰到劈腿展月。

△展月梳妝打扮的很漂亮,他的雙手背在后面,十個指頭緊緊戳在一起,顯得緊張,又有點不好意思,臉上還泛起了紅韻。

黑皮(見了):這下神仙也幫不了你了。【身體貼著墻面溜走了】

△展月第一個見到是黑皮,驚慌失措,雙手連忙放下,隨即低下了頭,雙手又抓住自己一小丟頭發開始擺弄。

要離:給我出來!【扯著刑天的耳朵就往外拉】

刑天:哎!

聯系時說從“演藝圈門戶網”知道的,有驚喜哦!!
小品劇本網簽名
友情鏈接
關于本站  |   廣告服務  |   公司招聘  |   聯系我們  |   侵權投訴  |   友鏈申請  |   站長信箱  |   手機版  |   SiteMap
Powered by wxForum 2.0 演藝圈門戶網(演藝吧 演藝論壇 演藝圈 演藝社區)https://wwww.kaixidoor.com/ 客服信箱:erqunnet@foxmail.com
本站備案信息:浙ICP備11036167號-2
免責聲明:本站商機信息主要來源于會員發布,不保證信息完全真實可靠,如有商業行為,請自行辨別真假。最好線下交易并簽訂合同。
  
视频一区中文字幕日韩专区,国产学生强奷漂亮老师视频,色橹橹欧美在线观看视频高清